<dl id='eqxcx'></dl>
    <acronym id='eqxcx'><em id='eqxcx'></em><td id='eqxcx'><div id='eqxcx'></div></td></acronym><address id='eqxcx'><big id='eqxcx'><big id='eqxcx'></big><legend id='eqxcx'></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eqxcx'></fieldset>

        1. <i id='eqxcx'></i>
        2. <tr id='eqxcx'><strong id='eqxcx'></strong><small id='eqxcx'></small><button id='eqxcx'></button><li id='eqxcx'><noscript id='eqxcx'><big id='eqxcx'></big><dt id='eqxcx'></dt></noscript></li></tr><ol id='eqxcx'><table id='eqxcx'><blockquote id='eqxcx'><tbody id='eqxc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qxcx'></u><kbd id='eqxcx'><kbd id='eqxcx'></kbd></kbd>
        3. <i id='eqxcx'><div id='eqxcx'><ins id='eqxcx'></ins></div></i>

          <code id='eqxcx'><strong id='eqxcx'></strong></code>
          <span id='eqxcx'></span>
        4. <ins id='eqxcx'></ins>

          压力之下的外贸企业:在退单和加单之间

          • 时间:
          • 浏览:4404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锐 广州报道 “你走吧  ,我们没事的  。过几个月 ,你再来看  ,我们一定还在的  。”东莞市一家制表企业的管理层人士拉上铁门 ,示意记者离开  。几天前  ,这家公司向员工发出一份“鼓励辞职”的公告  ,称公司因为美国客户突然取消全部订单而遭遇关停危机  。这份公告在如今战战兢兢的外贸行业迅速传播  ,媒体也大量报道 。

          该公司的一名员工认为 ,这伤了老板体面  。他是一个六十多岁的香港人  ,在东莞做了20年贸易生意  ,去年建国庆典期间  ,还特意在门口挂了一面五星红旗  。

          3月23日、24日 ,东莞官方一连发布两则当地外贸企业因客户取消订单  ,而出现重大经营变化的通报 ,其中一家玩具厂企业失联  ,留下约三百名员工讨债无门  。作为外贸强市  ,东莞的这一消息很快流传开来 ,令当下正处于退单惊惶的大大小小外贸企业们更紧张了 。

          二月开始 ,滞留在码头的集装箱一船一船的送出海  ,前往目的地  ,驶向休斯顿港、迪拜港、新加坡港 。这些船是否能顺利靠岸、上货是未知数 ,全球蔓延的疫情令各大港口不定时的发出可能拒绝的信号  。但船公司在继续开  ,广州港集团生产业务部的林海蓉觉得虽然每天出货量的确感觉少了  ,但每天出海的船似乎又让他觉得一切没有太大变化 。中国各大港口、航线的生命力正在重新被激活 ,试图抢回过去一个月失去的时间  。

          而比起已经送出的  ,还有大量仍然在中国工厂的货同样让人头疼  。这里面有快时尚服饰HM ,也有美国品牌Fossil手表以及奢侈品牌手袋Prada ,吸引了一些常年游走在工厂与海外客户之间的贸易商的兴趣  。他们在试图拿下客户的授权直接从国内渠道销售  ,谈判难度很大  ,但他们在等时机  。3月25日  ,宁波市再次重启2008年外贸转内销的模式  ,帮扶外贸企业度过难关  ,跨境电商平台的出现也正在为一种新业态聚集能量  。此外  ,截止3月26日  ,多家上市公司透过公告发布口罩、防护服正在出海的计划  。

          3月7日  ,据海关统计  ,今年前2个月  ,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春节假期延长等因素影响  ,我国外贸进出口4.12万亿元  ,下降9.6%  。其中  ,出口2.04万亿元  ,下降15.9%;进口2.08万亿元  ,下降2.4%  。前2个月  ,对欧盟、美国和日本等传统贸易伙伴进出口下降  ,东盟以进出口5941.1亿元 ,增长2%  ,成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  。

          这一切复杂的背景汇集到深圳一家货代公司工作人员陈小小的手上  ,只是她向客户回复的三个字——“有风险”  。

          退单VS加单的较量

          家电企业格兰仕贴在生产车间的标语简单粗暴——无条件完成工作目标 ,不要找借口  ,不行就想想办法  !这条横幅压在生产办公室的头顶  ,办公室的门就对着生产线  。

          “这是为了尽可能方便沟通 ,提高效率  。”3月25日  ,格兰仕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  ,她身后的另一条标语写着:进攻  !进攻  !只做第一  !

          这种近乎绝对式的口吻传达的是格兰仕的内部要求  。2020年的农历新年  ,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  ,中国经历了一次极其特殊的春节  ,停工的工厂令国内不少企业无法按期向全球客户交付订单  。截至3月11日 ,全国贸促系统共计103家商事证明授权机构累计出具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5637件  ,涉及合同金额约5035亿元人民币 。

          这份证明一定程度代表着企业向客户表示“做不到”  ,而格兰仕内部不被允许这样说  。

          “因为董事长说 ,我们不能用不可抗力  。”前述人士强调 ,格兰仕冰箱系列  ,有占比60%是在北美市场  ,整个集团业务中  ,海外业务的占比大约也是一半左右 。中国企业出海的征程里  ,诚信也是竞争力的一份筹码  。这份筹码使得格兰仕在2月10日允许复工后 ,必须迅速调整生产节奏完成订单 。而在过去的一周 ,因应全球疫情局势的不确定性  ,格兰仕收到的不是退单 ,而是加单  。

          这种退单与加单之间  ,衡量的就是企业的生产能力  。一位负责美国品牌的贸易商人士向记者表示  ,2月中国复工以后  ,他手上囤积着七个品牌的订单面对着的是四家企业  ,而他所做的就是从2月初开始  ,每天跟进每家企业的员工返程人数、复工比例  ,以最终决定把订单叫到谁的手上  。“谁能做  ,就给谁  ,还要看谁的交货周期最短 。”

          “CK的取消了 ,一万多双(鞋) ,但是NOBULL加了10%的订单  ,法国公鸡牌(鞋)的也稳住了  。”一家位于东莞寮步镇的企业东莞晶富编织有限公司董事长雷兴余面对三月已经可以坦然  ,他说自己的优势在于能够在自己的工厂内完成全产业链的生产  ,而另外跟他竞争的几家因为上下游配合问题  ,出货周期更长  。

          当然  ,他也吞下了自己的难处  。3月26日  ,雷兴余的货就完成最新一批的订单装柜  ,用空运的方式送往美国  。比起三十天的海运  ,空运的成本更高 ,但是时间更快  。“NOBULL的鞋子利润比较高  ,我们和客户谈了 ,能承受  。”

          雷兴余是幸运的  ,CK取消的订单只是占了公司业务的一小部分  ,算上加单的部分  ,他的损失几乎没有  。目前  ,他只需要维系工厂能正常运作  ,3月底把年前的订单消化完  ,4月再等客户的安排  。雷兴余不否认 ,他也做了裁员  ,或者放假一个月的考虑  。“如果全球疫情持续到6、7月  ,那意味着整年就会毁了 。”

          滞留中国的“外贸货”

          至少雷兴余的工厂开着工  ,还有订单做  。距离他大概十公里的一家东莞泛达玩具有限公司已经宣布结业 ,负责人直接选择失联 。

          3月24日  ,东莞市茶山镇政府官方微信平台正式发布了这一公告  。根据公告内容  ,受国内外疫情影响  ,东莞泛达玩具有限公司外贸订单取消导致公司业务量骤减  ,资金链断裂  ,无法维持正常经营、宣布结业 ,并存在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

          东莞泛达玩具有限公司位于茶山镇增埗村麒麟城工业区  ,港资企业  ,成立于1992年  ,主要生产和销售玩具制衣、布料袋及编织袋  。事发后  ,东莞市茶山人社分局在公司厂区内张贴欠薪逃匿公告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  ,东莞市另一家服务美国客户的制表企业也做出了无奈之举 。公司向企业员工发布公告称  ,因疫情肆虐全球 ,欧美地区尤为严重  ,公司最重要的客户已经全部停止下单 ,同时要求取消或暂停原生产订单 。该公告直言 ,目前经营已经出现重大危机 ,面临随时关停的风险  ,愿意接受全体员工辞职  ,即辞即走 。

          “即日起辞职员工  ,3月份工资按照正常工资全月满额发给  ,2、3月工资全部现金结算  。”这份公告提出的建议被员工解读为鼓励辞职 ,也引起部分人的不满意  。

          3月25日  ,一名该公司管理层人士向记者表示  ,客户取消订单属实 ,但公司还在正常运营  。他们其实有点后悔公开发布那个通告 ,使得原本低调的负责人也很难受  。“他从香港回来 ,看到媒体的报道觉得大家扭曲事实  。他很热爱这个地方  ,公司对他来说也非常重要  ,我们也说过转型  ,但哪有那么容易  。”

          订单取消了  ,货滞留了  。广东进出口商会负责外贸服务业务人士向记者表示 ,近期已经接到很多会员企业反映货品压库的情况 ,当中多以中小微企业为主  ,一部分是刚刚复工赶着生产出来的订单  ,有些货都运到了码头又被退回来  ,也有的只能堆在工厂  。目前 ,他们正在举办一些线上对接会 ,协助企业解决与海外客户的订单问题 。

          一些常年游走在工厂和海外客户间的贸易商 ,看上了这批滞留中国的高级“外贸货” ,例如一些单价上万的奢侈品手袋、时装服饰、化妆品等 。他们在试图与海外的客户谈判  ,在拿下合法授权手续的前提下 ,直接在国内销售 。一位从事外贸行业二十余年的资深人士透露  ,这种谈判的难度很高 ,但是如果有机会他们很感兴趣 。据他所了解到的至少有一家 ,目前可能滞留在中国工厂的高级货市场价值过亿 ,如果疫情持续到更久  ,企业肯定需要想办法度过危机  。

          2008年金融危机时  ,宁波曾经这样尝试过这种“逼”出来的外贸转内销  。3月25日 ,宁波市人民政府与拼多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围绕帮扶企业拓订单、稳产能、稳就业 ,以及推动外向型产能转内需市场等目标  ,未来一年内  ,超过15000家宁波企业将参与活动 ,预计带动当地企业于拼多多平台年销售额超过800亿元  ,实现外贸转内需市场订单超200亿元  。

          广州轻纺交易园执行总经理杨志雄认为 ,作为目前受影响较为严重的服装、纺织行业 ,目前很多商户在用电商渠道处理库存  ,同时在原有的批发渠道商再重新做一些铺排  ,但是如今从外贸转内销再不似2008年的时候 ,企业也好 ,产品也好要面对的压力会很大  ,更要做好自主创新 ,去等待新的机会  。

          (应采访对象要求  ,文中人物陈小小为化名)